说实话在荆州确实是没什么太大太多的战事所以

发布时间:2019-01-30 16:01:29   编辑:ss48盛世彩票-盛世彩票网登录-盛世彩票网平台浏览人次:90

  样儿。再正常不过了。而自己也没什么去制止的,对自己来说,就算是不可能让所有属下都保持和睦相处吧,但是总得是差不多才行啊,所以这一面也算是他乐于看到的。
 
 
    凉州军进行了第四次攻城。马岱是带着一股气儿就带兵冲上去了。对他来说,虽然他知道,自己主公和其他同僚,是都没有其他意思。但是自己终究是没能在三日内夺取西陵,这个是不争的事实。所以自己是必须要尽力把城池拿下才行。食言虽然是食言了,但是要能早日破了西陵,那么也算是对众人和主公有个不错的交待了。
 
    所以如今可以说,对于破了西陵城,这个都要成为他的一种执念了。连攻城的时候,马岱的脑海里都是这么几句话,一定要拿下西陵!一定要攻破西陵!一定要…… 要说都如此了,可见马岱对破城这个念头,是有多深。反正如果说段时日能拿下西陵的话,那么还好,要不反之的话,很可能马岱他这个人就得出问题。毕竟这个不是什么好事儿,所以确实是比较麻烦的存在。
 
   
 
    面对着无数蜂涌上来的凉州军士卒,程普就感觉到时头皮发麻。他是不可能不这样儿,本来他就没怎么守御过城池,而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阵势,不得不说的是,凉州军的士卒确实是比己方多得多,程普的压力确实是很大,只是他不在江东军士卒面前表现出来罢了。
 
    此时他心说,自己是尽力守御了三日,可这第四日,自己估计要完啊。自己有多大本事,自己还不知道吗,要真说起来的话,自己本事还不如人家凉州军这个带兵攻城的将领马岱呢。不过自己是比其人年纪大,可以说经验是比对方丰富,也就是这些罢了,其他的还有什么了。
 
    可以说这时候,程普确实已经是没什么信心了。其实他这就算是不错了,至少要是换成个不如他的,估计还守什么城啊,直接就带着士卒逃跑了。毕竟一个城池还能比自己小命重要吗,可对于程普这样儿终于孙氏的人来说,其实城池还真就可能比他的命根重要。
 
    不过好在之前程普是早就想明白了,自己是必须要带着残兵去见自己主公,所以他是不会再去和西陵共存亡了,不会因为对不起自己主公的信任,就直接和凉州军死拼,最后一死。
 
   
 
    马岱登上了西陵城头,而陆续也有凉州军士卒登了上来。程普一看,心说完,今日果然是不好。他心里可是清楚,要是让凉州军士卒越上越多的话,那么己方可就要……
 
    结果果然是怕什么就来什么,凉州军士卒是越来越多,程普知道,今日是大势已去了。要是凉州军没能上城头上,或者上来的人比较少的话,那是没什么太大的威胁。但是如今上来了这么多人,而且后面还有那么多,马岱都上来了,这次肯定是不会再像之前那样儿了。
 
    所以程普虽然是极其不情愿,但是也知道,如今不撤退肯定是不行了。所以他是大吼一声,“不可恋战,全军撤退。走!”
 
    要说虽然江东军士卒确实是心不甘情不愿,但是也都知道,如今是不撤退不行。尤其将军有命。谁能不听啊。所以跑得快的,或者是挨城头梯阶比较近的。就赶紧跑了。而距离远的,跑得慢的士卒,那就只能是一边儿和凉州军士卒拼杀着,一边向两边撤退。
 
   
 
    程普的一嗓子,却是让他暴露了位置。毕竟虽然马岱之前确实是看到了他,不过等登上城头之后,程普又被他给盯丢了。毕竟城头上那么多江东军士卒,而且他们一拥而上,马岱要是还能盯得住程普,那就怪事儿了。不过还好。程普的大吼,是又暴露了他的位置,所以马岱是直接就奔向了程普的方向。
 
    不过他说想的还是太简单,至少江东军士卒能让他如愿吗。马岱武艺确实不错,但是江东军士卒一拥而上。也确实是不得不把他的速度给滞缓了。马岱是杀红了眼睛,但是那些江东军也确实都是悍不畏死。程普的部曲,自然有不少都是忠心他的,所以为了他牺牲,也不是什么不可能发生的事儿。
 
    程普当然也知道。自己一嗓子,是暴露了自己,但是没有办法,自己只能是那样儿,要不还能如何。而他知道,自己如今该做的,就是赶紧带着士卒逃走,至于那些垫后的士卒,堵着马岱和凉州军的那些,自己也只能对他们说抱歉了,自己对不住他们。毕竟是他们用生命换来了自己的和其他士卒逃走的机会,不过自己却不能回头,因为不说自己和自己的士卒不是凉州军士卒的对手,就是自己也不是人家马岱的对手。
 
   
 
    马岱心里着急,但是他也知道,就算自己再着急也没用,所以他只能是对着城头的凉州军士卒大喊:“快,活捉程普,别让他给跑了!”
 
    虽然马岱的话是起到了作用,但是当他看到程普下了城头,消失在他视野的时候,他心里是遗憾非常,心说,晚了,让这老匹夫给逃跑了。想到这儿,马岱是双眼血红,直接拿着环首刀就杀开了。如果说之前的马岱是一头猛虎的话,如虎入羊群般杀向了江东军士卒。但是如今他就像是一头发了疯似的猛虎,江东军的士卒都不敢再上了。
 
    还活着,没逃走也没投降的江东军士卒这么一看,心说,这个人不会是疯了吧,要不啊怎么会这样儿。就因为他们心里感到恐惧,所以有人干脆是不准备再上了。在他们的想法中,自己宁可是死在别人手中,可却也不想死在疯子的手里。
 
    而如今马岱他说想的,就是杀杀杀。因为他是亲眼看到程普带兵逃跑,但是却无能为力,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,而他心里自然是清楚不过,为什么会如此,还不就是因为有这么碍事儿的江东军士卒吗。所以马岱只能是把心中的怨气发泄到这些还活着的江东军士卒,他知道,只要杀光他们,才能消消自己的心中之气,要不自己估计要被憋出毛病来。
 
    所以,马岱就像是疯了似的,对着江东军士卒就下了狠手了。可以说这样儿的情况,在他身上,还真是第一次。本来吗,他不是那么冲动的人,只有崔安那样儿的杀神,或者张飞有时候,才那样儿,马岱身上确实是少见如此。于是,最后倒霉的就是江东军士卒了。
 
    不过马岱如此来了这么一下,也算是有了点儿好处,那就是江东军士卒有些是被吓得不轻,所以最后是直接扔了兵器就投降了。说实话,要是没有马岱这茬,他们还真就几乎不可能投降。不过因为与了马岱这个“疯子”,所以他们中有人就投降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此时的西陵城门,已被凉州军士卒,里应外合攻破了。毕竟是要士卒登上城头,然后再下城,基本最后城门就再也不可能守住。而那话说得一点儿没错,就是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,还不就是这么回事儿。
 
    马超一看,城破被将士卒攻破了,他就知道,今日是己方大获全胜,西陵已经是自己的囊中物了。
 
    没多一会儿,马超便带着剩下的士卒和众人一起进了西陵。
 
    他其实也知道,马岱虽然本事不错,但是却不一定就能生擒了程普。毕竟只要其人不一心求死,那么他想跑,基本上是拦不住他的。程普一个人倒是真没什么,不过他不是还有一帮士卒吗,都是他的部曲,所以马超知道,士卒拼死保护他,他就什么事儿都不会有,能平安离开西陵,而马岱抓不到人家。
 
 
第八〇六章 二将再攻临沅城
 
    要说马超想得还就是没错,可不就是如此,马岱本事是不错,但是终究还是没能抓住人家程普啊,最后还是让他给跑了。
 
    等马超带兵进了西陵后,没多一会儿,战事就结束了。是啊,程普都带着人跑了,西陵剩下的江东军士卒还能支持多久,马超那可是有着近十万的人马啊,那是活人,可不是卖得大白菜。
 
   
 
    马岱来见自己主公,今日虽然是攻破了西陵,但是和他所想的,却还是有区别的。就是没能生擒了程普,所以马岱也是觉得很是遗憾。毕竟本来是有机会的,只是后来没有了。
 
    看着自己主公,马岱是不好意思地说了一句,“主公,属下幸不辱命,夺下了西陵!只是,只是……”
 
    马超闻言,则是一笑,“伯瞻因何吞吞吐吐的,难道就因为程普逃走,所以才如此乎?”
 
    马岱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,而马超看着全身是血的马岱,他其实也知道,马岱还是尽了力了,至于说程普没抓到他,那也不能怪马岱不是。
 
    所以他说道:“伯瞻,我知你已经是尽了力了。至于程普逃走,一切都属正常,如今你拿下了西陵,却是有功无过,不必再多言!”
 
    马岱一听自己主公都如此说了,他也就不再多说,只是抱拳道:“诺!多谢主公!”
 
    马超闻言只是点了点头,就没再说,而是打马离开了。他还是要赶往太守府,然后还是要做那一系列的事儿去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的凉州军终于是夺取下了西陵。确实也挺不容易的,毕竟程普不是一般般的一个将领,所以能从他手中用了四日就夺取下西陵,确实算是很不错了。至少不是谁都能做到如此的,但是马超凉州军是做到了。
 
    武陵临沅城,别看刘备是首战不利,主要是他看到了霍峻其人的可怕之处。他也知道,霍峻对于守城来说,那就是个人才,是守城的大将啊。可惜啊。如此人才,要是能为自己所用的话,那该多好。只是其人却是荆州军帐下的,如今更是给蔡瑁还有刘琮做事,唉……
 
    刘备也是在心里叹气。他这人当然也和大多数的人一样,都想把天下的人才。都收拢到自己的帐下来。当然这事儿是不可能。不过哪个诸侯,哪个当主公的还会嫌自己帐下的人才多呢,更何况是刘备呢,所以……
 
    刘备对人才的渴望是异常强烈的,虽然要说说饥渴的话,可能是不太恰当。但反正就是这么个意思吧,就看其人就人才是日思夜想,就不得不说,饥渴这个词用在他身上也不是不行。
 
   
 
    从黑夜又一次到了白天。刘备当然还是继续让周仓和裴元绍带兵去进攻临沅。
 
    周仓和裴元绍两人也是知道了,城头这个叫霍峻的,守城实在是厉害,不只是他们两人的亲身经历,而且也听说了一些,所以对其人,也不得不高看了一眼。人吗,还是得自己有真本事,要不你还能指望着谁去高看你呢,是不是这么个道理。不管是什么年代,不管是对什么人,好像都是这样儿,其实都是这么个道理啊。
 
    而这一次两人配合攻城,比昨日是好多了。至少周仓没再犯了着急的毛病,他其实也知道,就算是自己着急,那也没什么用,反而还是让敌人看了笑话,并且还容易出错。他看裴元绍表现得就挺好,所以周仓早就告诉自己,心说,周仓啊周仓,你看看人家老裴,还不像你那样儿,你说你着急个什么玩意儿啊?
 
    还别说,周仓这么一想,确实是起到了作用。至少他和裴元绍这个二人组里,他就是老大,基本上就是说一不二的。至于说为什么,就是因为周仓武艺比裴元绍高,脑子比裴元绍好使,而这也是两人都认可的事儿。所以在周仓看到自己不如裴元绍的时候,他自然是想得就多了。毕竟作为二人组里的老大,必须要时刻压住裴元绍这个老二,所以为了保持权威……
 
    周仓就得让自己比裴元绍强,所以他是不能比裴元绍,在他看来,有几个当老大的还比老二弱啊,反正自己肯定是不行,要不怎么体现出自己这个老大来呢。
 
    更何况,自己还被自己主公说了一下,虽然自己主公没多说什么,但是这也算是告诉了自己,他对自己是不太满意的。所以,就因为这样儿,周仓今日是沉住气了,他心说,我老周这个还是会的,就是之前没忍住啊,要不能让主公说吗。
 
    别看周仓长得是五大三粗,又黑又高又壮又大的,但是却也不得不说,其人不傻,反而还有点儿小聪明,至少裴元绍肯定是不能和其人相比的。所以周仓听了自己主公的话后,而且他也确实是认识到了自己做得不太好的地方,所以今日他是克制住了,没让自己急躁。
 
   
 
    此时,周仓和裴元绍,两人是带着刘备军士卒,激烈地进攻者临沅。对他们来说,早日拿下临沅,就能早些立功,然后收到自己主公的表扬,这就比什么都强。
 
    而对于城头上的霍峻来说呢,他还真就是巴不得他们日日来进攻临沅城来。说实话,在荆州,确实是没什么太大太多的战事。所以霍峻都忘了,自己是有多久没亲自上城头来守城了。可不得不说,自己亲自在城头上的感觉,那是真好啊。霍峻虽然不是个好战分子,更不是什么战争狂人,但是对于带兵守城,那确实算是情有独钟。
 
    不过好久没如此了,但是这两日,倒是让自己过了下瘾,所以在霍峻的心里。周仓和裴元绍,是敌人是对手,但同样也是最为可爱的人。因为他们的到来,让自己不觉得寂寞无聊,反而是给自己增添了不少乐趣。是啊。能把守城,被人大军攻城当成是一种乐趣的。估计天底下也真没几个了。但是霍峻确实算是一个。
 
    可能对于他的世界,外人是很难明白的,估计也就只有他自己能懂自己了。也许别人也能懂,不过谁知道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此时霍峻看着努力等着云梯,向着城头攀着的周仓,他眼珠一转。有了。
 
    周仓还算是幸运的,本来招呼他的零碎是不少,不过却被他给躲过去了。而此时他就听恨头上有人冲着他大喊,“喂。城下面的那个黑鬼,你今日倒是比昨日强多了啊,不过想这么简单就登上城头,做梦!”
 
    周仓一听,他心里是这个气啊。别看他也知道,这分明就是那个霍峻估计气自己呢,但是霍峻的话却还是让他忍不住生气。本来周仓脾气就不好,如今被霍峻这么一说,他火儿一下就上来了。
 
    他大叫道,“你他娘的等着爷爷的,等爷爷上城头,再与你一战!”
 
    霍峻闻言,他是哈哈大笑,随即对周仓大喊道:“上城头?就凭你吗?反正今日你是没有机会了,哈哈哈!”
 
    说着,霍峻是和士卒一起,直接把热油,浇了下去,是直本周仓的云梯。周仓一看,心说我的娘啊,赶紧跑吧,自己可挡不住这玩意儿啊。就别说是周仓了,是个人就挡不住这东西。
 
    看到周仓是狼狈地跳下了云梯车,霍峻是微微一笑,心说,你要就这本事的话,估计你可能永远也登不上城头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周仓是狼狈地落地了,而裴元绍那边儿呢,说实话,还不如周仓呢。毕竟周仓这边儿是霍峻亲自出手了,他才掉下去的。而裴元绍那儿,他是让人家临沅的荆州军士卒给打退了,被滚木给砸下去的。不过还好,裴元绍是把要害部位给躲开了,要不该受伤了,而如今也不过是轻微擦破了点儿皮罢了。
 
    落地的周仓,他算是冷静下来了,心说好你个霍峻霍仲邈,你就是他娘的故意如此的。先让自己生气,急躁,然后你冷不丁阴你周爷爷我。结果这回怎么样儿,你爷爷掉下来了,如你所愿了吧。
 
    此时他往最右边一看,正好是看到了裴元绍,而裴元绍此时也正好是看着周仓。两人是相视一笑,不过这笑容里面更多的却是无奈,两人心中都想着,果然是难兄难弟啊,自己和对方可不都是如此吗。不过这谁也别笑话谁,谁让如今己方是碰到了如此强劲的对手了呢,非是己方无能,而是敌军太强啊。
 
    两人嘴上虽然都没说什么,但是心里所想的,倒是也都差不多一样。而对于对方的心思,两人其实还算都了解的。可如今还是要硬着头皮上啊,毕竟临沅攻不下,己方还怎么继续进兵。所以两人都是紧紧握住拳,心说,一定要拿下临沅,夺下武陵!!
 
    城头上的霍峻他自然是想不到,把周仓和裴元绍两人给打落后,不但是没让他们如何,反而是让他们燃烧了斗志,不拿下临沅是誓不罢休了。(未完待续。。)
 
 
第八〇七章 二将再攻临沅城(续)
 
    在城下的周仓,他想了不少。自己出身黄巾,被人称作是黄巾叛贼,虽然不至于是人人喊打,但最后确实是没有什么容身之地了。
 
    在广宗,自己和裴元绍从华雄手下逃走。之后到了豫州,也和豫州的黄巾军相处了一段时日,但是终究和他们还是有些隔阂,结果最后只能是和裴元绍两人落草为寇了。知道最后遇到了如今的大汉皇叔刘备刘玄德,两人加入了他的帐下。
 
    而这刘皇叔没有虽然自己两人是黄巾军出身,就看不起自己,反而还是如此重用。虽然自己是没读过什么书,但却也听人说过,知遇之恩的,所以对于自己主公的知遇之恩,自己和裴元绍两人却是无以为报,唯有一死而已。
 
    所以,别说今日就是攻个城了,哪怕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,自己也不会畏惧,也敢去闯一闯。至于裴元绍,老裴,他估计也和自己想得一样吧。
 
    想到这儿,周仓是再一次看了裴元绍一眼,果然,裴元绍此时好像是发现了,也看了他一眼,两人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无比坚定。彼此作为多年好友,自然都知道对方的意思,所以……
 
   
 
    只见周仓是大笑道,“老裴……”
 
    裴元绍也是大笑,对着周仓说道:“老周……”
 
    两人此时是哈哈大笑,“上!!”
 
    两人是异口同声,而旁边的刘备军士卒,好像也是被感染了一样,就和周仓还有裴元绍一样,是悍不畏死地登上了云梯车。
 
    不得不说。一个带兵的将领,他对士卒的影响是很大的。并且这还不是一个,是两个。但是却绝对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。至少周仓和裴元绍这个组合,那肯定不是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在后观战的刘备。在他身边的军师徐庶,他此时则对自己主公说道:“主公,主将士卒皆不畏死,主公何愁大业不成?”
 
    刘备听了徐庶的话后,他则说道:“倒是难为周仓和裴元绍还有士卒们了!”
 
    其实刘备心说,是啊,可要是自己帐下的所有将士都能如此的话。那么自己还何愁天下呢。不过这也只可能是一部分而已,对,只会是一部分啊。
 
    说实话,看到周仓和裴元绍的喊话。他们两人的所作所为,还有己方的士卒,刘备确实是感到很欣慰的。但是他自然是明白,能如此作为的,只能是部分。是部分,而不可能是全部啊。虽然刘备觉得自己可能是有些贪心了,但是说实话,这确实是他说希望的,只是可惜却不能实现罢了。
 
    徐庶笑道:“主公。将士如此用命,何愁破不了临沅!!”
 
    刘备也是笑道,“我自是相信他们的,临沅,还挡不住我军!!”
 
    徐庶继续笑着,没再多言,当然了,在他的想法中,自然也是如此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