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及想要保护你们的心最坚毅的责任感,以及想

发布时间:2018-05-25 19:20:59   编辑:ss48盛世彩票-盛世彩票网登录-盛世彩票网平台浏览人次:64

 
    嗯,安心了,这都跑到大月国外了,到那里应该就是真的安全了。
 
    考虑再三的顾铮,不再犹豫,朝着蓝统领一拱手:“那好,我这就将鞑子骑兵的详情与您分说一下。”
 
    “待我们配合完毕之后,务必请头领带我们前往安全之地。”
 
    “这是自然,让我们一同前往观阵?看看这次杀入我蓝寨的,到底是何许人也!”
 
    得嘞,走吧!不就是帮忙指认一下对方所属军队吗?小意思!
 
    准备让身边的人在后方的安全地方先等等他的顾铮,在于大家商量的时候,却遭到了激烈的抵抗。
 
    以林威远唐三才为首的闲杂人等更是激烈。
 
    在刚才的讨论过程中,他们得知了,顾家的这一行人竟然有离开大月国,逃往其他地方的打算,具都是十分抵触。
 
    这不,本来在逃难的路上十分抱团的他们,也出现了三种截然不同的分歧。
 
    一种是顾铮这般,必须将家人带离危险的国度,替他们找一个不用再遭受追杀和通缉的,暂时免受战火波及的地方,踏踏实实的过一种与世无争的田园生活。
 
    而另一种则是以林威远和唐三才这般,生是大月国的人,死是大月国的鬼,打死也不离开本属于他们的故土,坚决要与外来侵略的鞑子,抗争到底!
 
    至于第三种,则是怎么都无所谓的安家五兄弟,因为现如今他们的大哥,那个从末世过来的小可怜,安大虎,在这里找到了属于他沉寂已久的心动。
 
    就在刚刚,蓝孔雀以最炫目的方式闪亮登场的时候,安大虎那见多了人间惨剧,看多了悲惨形象的眼睛,就黏在蓝孔雀的身上,再也拔不下来了。
 
    这个女人,和他这一路走来,那一世中所看到的所有女人都不同。
 
    她从头到脚都散发出来一种名为‘活力’的生机。
 
    在死寂一片的末世中,这种感觉,早已经如同恐龙一般的绝迹了很久。
 
    当然了,不能算顾铮,这个爷们身上的求生欲望也太强烈了,直男当家的他,可接受不住那个男人身上的耀眼的光芒。
 
    退而求其次的安大虎,终于找到了他这一辈子想要追寻的光芒与希望,现在他的一改刚来时的什么都无所谓,混过一天算一天的状态,反而是精神奕奕,容光焕发的,拼命往蓝孔雀的跟前凑了起来。
 
    所以,到最后,他们五兄弟竟然也分裂成为了一派,做出了成为了想入赘在蓝家寨中,长长久久的与这群人们生活在一起,共同面对今后的风霜雪雨的状况的决定。
 
    待到这一行十几号人,激烈的讨论完毕,突然就陷入到了莫名的安静当中,所有的人都是低头不语,或是互相对望,或是仰面朝天,就是没有人再多说一言。
 
 周末作品总结
 
    周末,咸鱼翻身的正确姿势上架第二周。
 
    月票榜第七位,总月票2900+
 
    月票加更已经达到了2更,老读者都知道上一本书二宝月票是不加更的。
 
    所以书友们你们在等什么?
 
    用月票砸死我,让我加个五十更吧!
 
    请大家继续给我奋力投票吧!
 
    好,月票说完了,我们来说说订阅。
 
    这本起始上架成绩并不算太理想的书,开始有了持续上扬的走势。
 
    咸鱼的高定每天涨幅都有20-50个之多。
 
    这意味着什么呢?
 
    这意味着,每天都有这么多的新书友喜欢咸鱼愿意正版订阅来支持这本书。
 
    按理来说,这样的成绩,新增的订阅加上原有的订阅能让二宝的成绩朝着精品逼近了吧?
 
    可是没有,因为新增没有任何的增长,这就意味着均定也是一动不动。
 
    看着不断涌入的新书友,我陷入到了沉思。
 
    有人说是五月份夸张的增币闹得,用增币订阅的章节,哪怕你花了1增币9正常币,我这里也是没有任何的显示与收入的。
 
    还有人说,正版转盗版了呗。
 
    呵呵,这个是长期以来的矛盾,读者们也是理直气壮。
 
    我也不会骂人,给大家讲个故事吧,看在我可怜的份上,希望大家还是正版阅读吧。
 
    二宝天使是一个努力做包子的穷姑娘,因为她心灵手巧,厨艺高超,所以它卖的包子得到了十里八乡的乡亲们的认可。
 
    大家都排队在她家买包子。
 
    可谁承想有一日,乡里的头上生疮脚底流脓的二流子,就动了歪心思。
 
    好想吃包子,可是我又不想给钱?
 
    怎么办?
 
    抢!偷!
 
    她一个柔弱无助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,能把他们怎么办?
 
    于是,当二宝再一次推着她的包子车出门兜售的时候,那些无赖们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连偷带抢的把一锅包子都抢走了。
 
    他们哈哈大笑,还对着本想掏两个铜板买包子的人说:你们是不是傻?
 
    就那个身娇体弱易推倒的二宝,你们还给钱?
 
    唉:-(,我就是这么好欺负,因为怕正版读者阅读体验不好,所以从第一本书就不防盗。
 
    然后呢?只能自己蹲墙角哭。
 
    好了,订阅的故事讲完了,还是要希望大家能给点订阅。
 
    最后我们来说说打赏吧。
 
    二宝从来没有在书友群或者在老读者群里求过打赏。
 
    可是还有很多喜欢这本书的新老读者,把他们花花绿绿的票票砸给了我。
 
    我除了感动和把这本书好好的写下去,就真的没有什么可以报答大家的了。
 
    在这里我要特别感谢一下飞行黑殺,他是我的新书友,为了支持我这本书还特意给我注册了一个小号,又打赏了一个盟主,只是让我在上架的时候面子上好看点。
 
    还有小太子,还没看书先支持一把。
 
    粉嫩的新淫,绝对的新人,读者群里也刚加了没几天。
 
    还有许许多多,天天会支持我给我打赏的读者,天空上的浮云,竹中小径,要是继续感谢下去估计能写两页纸。
 
    这里我就不一一的道谢了。
 
    不过我的两个可爱的女管理我一定要说下浮生开了一个签到楼,一楼一币,看起来不多对吧?但是它可以刷啊不限制id的。
 
    奇葩不奇,这名字奇怪吧,她还有个名字叫天空上的浮云,这个姑娘也是个心善的妹子,把她所有的起点号都全订了我的书。
 
    可惜我身为女儿身,又不处于古代,无法以身相许,大恩不能报,呜呼哀哉……
 
 184 终有离别(粉嫩的新淫盟主加更四)
 
    因为他们知道,这个携手走过风霜雪雨,一起熬过无数个日夜的临时组合,从这一刻起,可能就要各奔东西,为了自己的理想和信念,选择走出属于自己的道路了。
 
    所以,这一刻,他们没有人愿意开言打断,属于他们最后的相聚时光,只是用最真挚的最恋恋不舍的目光,将场内的所有人都巡视一遍,将每一个的身影,都牢牢的记在心中,刻在脑里。
 
    希望在多年之后,如果那时候自己还留得性命的时候,回忆起众人时,每一个人的身影还能如此刻这般的清晰与鲜活。
 
    因为他们知道,这一次一别,将是天长地久,这十几号人人中,能够存活下来的又有几许,连他们自己都做了最坏的打算。
 
    可惜,时间不等人,他们这不愿散去的聚会,终是被已经等得焦急的蓝孔雀给打断了。
 
    耐心本就不强,脾气更是浓烈的姑娘,就用她直来直去的话语打断了这种她根本不能理解的氛围。
 
    “哎,我说你们这群中原人,还真是奇怪,在这里婆婆妈妈的做什么?敌人都快打过来了?难道还要让你们在这里哭上一个时辰再出发吗?”
 
    “我就说中原的男人是婆妈的,也不知道我阿爹是怎么看上你们这种人的。”
 
    自从安大虎对蓝孔雀表示出来了强烈的求爱信号之后,他自然就如同一个不要脸的痴汉一般的,开始小心翼翼的讨好起蓝孔雀。
 
    这一点立刻就被老奸巨猾的蓝老爹给看在了眼前,一直都很喜欢中原文化以及那里的汉子的蓝老爹,一直希望自家的姑娘能够一手掌控营寨。
 
    如果为女儿找一个没根没底的外寨的人员入赘,那人也只能巴结讨好着的在蓝孔雀的手底下讨生活,生出来的娃娃也能够姓蓝,这样,在他百年之后终是可以安心闭眼,而他们蓝家寨也会后继有人了。
 
    这回,有了上杆子送女婿的人出现,蓝老爹又怎么不话里话外的开始考量起安大虎了呢?
 
    所以,在他听到了自家姑娘这毫不客气的话语之后,也只是朝着顾铮这一行人捻着胡须笑而不语。
 
    果不出他所料,这早已经被蓝孔雀所俘获的安大虎,立刻就搓着手,回应起了蓝孔雀的话来。
 
    “来喽,来喽,这就好了,我们这不是意见不统一吗?需要商量商量。”
 
    “怎么样?商量出来结果了?”
 
    “商量好了,我们安家五兄弟留下,如果蓝头领不嫌弃,俺们就想在蓝家寨里讨生活了。”
 
    “而那两位壮士,则也想暂时在蓝家寨栖身,你们不是和沐王府有姻亲吗?不是说他们那些溃逃出来的人员会联系你们吗?”
 
    “他们打算等这些人联系你们的时候,就加入到沐王府的抵抗军队中,为大月国的抗青事业贡献一份力量。”
 
    “当然了,在寨子中的这段时间里,他们也不是吃白饭的。你看他们在逃难的过程中收罗的那群悍勇的帮手了吗?这足足有几十口子的人马,自然也是以蓝家寨马首是瞻的。”
 
    “到时候鞑子的小股军队过来的时候,他们也很愿意配合寨中人,给对方一点惨痛的教训的。”
 
    “很好!”蓝孔雀对此满意的点了点头,然后有些嫌弃的看了看顾铮这一家五口:“那他们呢?”
 
    “哦,顾兄弟家里拖家带口的,不能像我们这等光棍一般毫无顾忌,他们还是想借用贵寨的小路,从后山穿过去。”
 
    “哼!”听到了这话的蓝孔雀,用鼻孔喷出了一个不屑的声音,说出来的话语,却是带着她自己都不知道的,对这个陌生家庭的关心。
 
    “其实也不用跑那么远,从我们的后山穿过去,就是安国的苗营寨,那里山林密布,地广人稀,物产也算富饶,足够他们讨生活的了。”
 
    “最主要的是,”蓝孔雀又将眼睛放回到了安大虎的身上,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他两遍,有些满意的继续说道:“那里到蓝家寨也还算方便,有危险的时候藏的容易,没事情的时候还可以和我们寨子交换点生活物资,互通有无。”
 
    “毕竟他们也是和你一起的不是?既然你以后打算做我的相好的了,那我也不能亏待了自己的男人。”
 
    “我平日里可忙,你要是寂寞的时候,还有个同乡能说说话,那也是好的。”
 
    等等,这话风听着总感觉不对,男女关系有种隐隐对调的奇异之感。
 
    可是安大虎却是没觉得吃软饭有任何的问题,他可是末世人儿,别说吃软饭了,有口饭吃就行!
 
    两个人莫名的就擦出来点名为一见钟情的小火花,在一众山寨人的笑盈盈的表情里,顾铮就将家中的其他人给暂时安顿了下来。
 
    他打算和这一行人最后一次通力合作之后,就可以完成这次任务的收官之旅了。
 
    顾家老爹老娘以及娃儿们都算是省心,开开心心的被寨子中的女人们给引进了寨中。
 
    该收拾的收拾,该整理的整理,为即将到来的目的地做好准备。
 
    可偏偏也应该留在家中的张凤仪,却是拽住了顾铮的衣角,将他拉的再也走不动分毫。
 
    “俺也要和你一起去。”
 
    “别闹,家里那么多事呢,你可是顶梁柱,还等着你打理呢。”
 
    “俺不,这一路上走过来俺才发现了,家里真正的顶梁柱就是你。你以前那是不跟俺计较,让着俺,心疼俺,才这么老实窝囊的听话的。”
 
    “可是俺发现了,只要是有大事,俺的相公可是一点都不含糊的!所以,我舍不得你,你的武力值没有俺强,俺要保护你!”
 
    “如果这个家中没有你的存在,那才是真正的塌了。”
 
    被沉默寡言的张凤仪的一番话,说的莫名感动的顾铮,则是转过头来,用十分认真的眼神看着她,继续劝慰道。
 
    “这是一个男人最起码的责任,我以前不去做,那是因为这个家中有你的操持,这就足够了。”
 
    “但是,后来所发生的事情,如果再推到一个女人的身上,那就太过分了。”
 
    “作为一个男人,他应该有最基本的担当,虽然我武力值不如你,但是我却有着最大无畏的勇气,最坚毅的责任感,以及想要保护你们的心。”
 
    “这就足够了,就是这种强烈的情感,才是我支撑着继续走下去的动力,而这种情感,都是由你,由狗娃,由咱爹咱娘所赋予给我的。”
 
    “所以,你们的安全,才是我最大的希望,让你们能过上平平静静的好日子,才是我这一路上如此顽强,奋力挣扎的最根本的原因。”
 
    “所以,凤仪娘子啊,带着爹娘和娃,在家里好好的收拾一下,等你把咱们的家当都整理好了,俺也就回来了。”
 
    “从此以后,就再也不需要担惊受怕,不需要风餐露宿,不需要饥饱不定了。”
 
    “咱们开荒田,种药草,靠着山吃山,靠着水吃水,也在新地方里,打开一片崭新的天地,也在新国度中,开上一个属于大家的顾家面馆。”
 
    “咋地,你不会也和其他人一样,舍不得离开这即将覆灭的大月国了?”
 
    “不是!”终究是被顾铮说出了眼泪的张凤仪,用手背擦了一把泪,朝着顾铮露出了一个安心去的难看的笑容:“哪里有你,哪里就是俺们的家。”
 
    “那好,我会把爹娘都伺候的好好的,俺们等着你回来!”
 
    “哎!”转过头来的顾铮,吸溜了一下鼻涕,朝着在他背后,莫名的就被说哭了的安家五兄弟招呼到:“我媳妇都没哭成你们这种鸟样子呢,几个大老爷们哭什么哭?”
 
    “哇…顾大哥,你说的太好了,说的俺们也不想和你分离了啊!哇,你说俺大哥他咋就要入赘了呢?”